小 蝶

我不是不喜歡看唱歌比賽,但我只喜歡像新秀歌唱比賽、十八區歌唱比賽那些傳統的比賽形式。參加者各自在家修行,在比賽當晚才拿出成績來與其他人一較高下,一唱定輸贏,爽快、痛快。即使輸了,要放聲痛哭,也是在幕後才做,不會示人。

我常常說,無論表演者多麼勤力,花了多麼多心血,觀眾要看的,只是你站在台上表演的那些時間。管你在台下花了十年功,你在台上那一分鐘做得不好,是無人理會你過去十年努力的。你能否成龍成鳳,就靠在舞台上的表現了。

可是,不知從何時開始,唱歌比賽不再是一晚的節目,而是變成一個可以伸延至一季,甚至半年的節目。為了包裝成一個如真人騷的節目,所有與比賽有關的東西都拍攝下來,放在熒幕上。

還有,硬要給參賽者跟隨所謂星級導師學習,接受訓練亦是一個令比賽變質的做法。參賽者來自不同背景、有着不同的天分、唱功和門派,本來可以是讓五湖四海的選手各師各法競逐,觀眾也可以欣賞到不同唱腔的演繹。

可是,一旦硬派了導師給參賽者,糟了。大家都知道香港樂壇最輝煌的時候,每位歌手都有他們獨特的唱腔和聲線。只要他們唱第一句歌詞,我們已經猜到他們是誰。可是,不知道現時是否很多歌星都是跟隨相同的歌唱導師學唱歌,好像人人的聲線、腔口、咬字、呼吸都是一樣,很難分辨聲音屬誰。其中尤其與前不同的是,以前的歌手的技巧是與歌聲混合起來。你敢說他們唱歌沒有技巧嗎?當然不是,而是他們將技巧自自然然融入歌聲之中,令人不覺賣弄。現時聽參賽者的表演,唱得不好嗎?不是,可是,太相似了,也太賣弄技巧了,斧鑿痕跡太深,失去了自己的本色。同時,亦因掛着賣弄技巧而犧牲了咬字,令人聽不到他們在唱什麼。

至於那些歌唱導師是否真的有資格當指導,我也不肯定。首先,我不肯定他們是否全部都真的是優秀的歌手;第二,我不肯定是否人人都懂得當歌唱指導,即使他本身是歌神。

比賽節目再不是素人參賽者的比試,因為多了一班歌唱導師在較勁,令事情複雜了很多,也拖拉了更多。明明是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的一個比賽,卻可以拉鋸成一個半年的節目。電視台是商業機構,當然有其商業計算。如果拉扯半年是會虧大本的,哪會有人去做?不過,要我陪你在電視旁邊數月,任你給什麼我便接收什麼,我的還招方法非常簡單——關機。

雖然我不欣賞整個節目的做法,但是有些參賽者的表現卻令我佩服。我在YouTube看最熱門的3位小姐的演唱時,其中兩位是教我驚訝的。家人問我為何在看唱《狂野之城》的參賽者時有此反應,因為他不覺得有何特別。我的回答是︰「演唱者只有14歲。」家人聽到後,下巴也險些掉了下來。另一位以一臉冷酷唱《愛情陷阱》的參賽者也只是16歲,可是,她們在台上都成熟得像二十四五歲,一點青澀都沒有,好像天生就是一名表演者。

我十四五歲的時候在做什麼呢?好像沒有做過什麼特別的事情。模糊的記憶中,我梳着兩條孖辮,唱的是《康定情歌》、《在那遙遠的地方》之類的中國民歌、好像暑假時學游泳卻不成功……再也想不到有什麼特別的事情了。塗上濃脂厚粉,站在台上變成另一個人面對全港觀眾表演?這一代人進化得實在太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