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]

放大圖片

■劉智鵬笑言研究歷史最有趣味的地方,在於愈去認識,愈會發現「人類總是犯茼P樣的錯」,個別行為總會引發既定結果,屢試不爽。 曾慶威 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