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]

放大圖片

■紀嘉梨坦言,俄文作為最難學的語言之一,最入門的字母寫法和發音都已經是一大挑戰,要學生修讀非輕易的決定。 香港文匯報記者歐陽文倩 攝